疫情之下,全球影院求生日记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壹娱观察(ID:yiyuguancha),作者:壹娱观察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行至五月,全球电影产业仍处于停摆状态,全球电影院的“凛冬之路”尽头未显。未知的复工时间和无法预测的政策红利,也在煎熬着全球影人的最后信心。

4 月 29 日,中国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。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表示:从短期看,直接经济损失巨大,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 300 亿元。

“随着疫情形势的进一步好转,要采取有效的方法为影院全面复工做准备,要进一步加大帮扶力度。尽快出台财税政策的落地细则,并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出台扶持政策。积极协调出租方减免租金、推动电影专项资金的给予贷款贴息,支持各地购买发放电影票劵”。

而且王晓晖进一步表示:“中国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。”提振着国内影人信心。

再看全球影院市场,其实自 4 月底,关于全球影院复工消息频出。北美佐治亚 4 月 27 就允许影院复工,之后德克萨斯等州郡也相继松口允许在 5 月初影院复工。韩国也传来捷报,上周观影人次有所回升至4. 8 万人次,CJCGV院线表示旗下的 36 家分店将从 29 日重新营业。

此类全球影院复工消息释出,似乎正在表明全球电影产业已经开始缓慢运行。而从目前全球各国的相关政策信息,全球电影工作者表态就可以清晰看出,影院复工还在面临巨大挑战,全球电影产业仍处于悲观情绪。

根据资料整理,全球大部分国家针对电影院还未形成有效政策扶持计划,更多是各国电影人、影院协会的呼吁和自救活动。此时,在全球影院中,只有露天汽车电影院的“逆生长”是一抹亮色。

在全球影院悲观情绪下,回顾影院发展百年,多次面临全面停摆事件,影院都能化险为夷,而到了这次疫情危机,以及流媒体的“突然一击”,影院又该如何重建威信?战“疫”下,壹娱观察(ID:yiyuguancha)重点审视日韩、欧美的影院生存实录,也进一步给影院复苏建立信心。

 全球影院的苦苦挣扎:损失惨重下,又陷入流媒体和传统片商的关系恶化  

据悉,美国境内 5500 家影院从 3 月 20 日关闭至今,大约 15 万影院员工被辞退或者无薪休假,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。北美最大连锁院线AMC院线最近宣布了 5 亿美元债券发行计划以避免破产保护。

在英国,著名的泰恩赛德电影院不得不发起了一场捐款运动,以确保疫情过后它能够再次开门营业。

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发布的数据, 3 月韩国总观影人数同比下降87.5%,创下近十年最低值。另据悉,日本包括千叶、东京都、神奈川等地 220 多家影院已经全部停业,关西地区 180 多家影院也几乎全部关闭。

国内院线电影《囧妈》《大赢家》等“转网”行为,引发的院线与影视公司之间的信任危机。然后,北美院线电影“转网”,也逐渐成为趋势。

除了迪士尼表示《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》和多部影片将会跳过院线直接登录流媒体Disney+外。近日,环球影业也将旗下作品《魔法精灵2》转走线上平台播放,截至发稿已经获取 1 亿美元收入。

兴奋之余,NBC环球负责人Jeff Shell对外表示:疫情过后也将考虑在院线和线上同步发行影片。这一言论也彻底激怒了AMC院线CEO亚当·阿隆,他表示:“AMC将不在美国、欧洲和中东所有的旗下影院放映任何环球的电影,即刻生效。”

很快,美国第二大院线Regal加入了“讨伐”行列,发布声明严厉抨击环球影业,“这是完全不正当,不善意的”。

确实,疫情期间各国“居家令”的颁布,使得全球影院停摆,又因家庭娱乐需求的几何增高,此消彼长,致使流媒体平台在大量盈利。

Netflix2020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Netflix新增付费订阅用户为 1577 万,同比增长64%,全球用户总量已接近1. 83 亿。其中营业收入57. 68 亿美元,净收入7. 09 亿美元,同比增长106.1%。 4 月中旬公司市值达到 1906 亿美元,再次超越传统影视巨头迪士尼。

而以Disney+为首的流媒体业务,也成为迪士尼旗下为数不多的实现营收的业务板块,付费会员的增长,广告收入的提高,让其实现营收39. 87 亿美元,增幅334%。其中,Disney+的付费会员数突破 5000 万,Hulu突破 3070 万,继而迪士尼也决定将更多的院线电影直接“转网”。

正反对比,影视公司将院线电影“转网”,虽显“不义之举”,却也成为自身经济止损的重要手段,然而全球影院却雪上加霜。此时,北美院线与部分影视公司的矛盾正在被无限放大,而且这个议题正在全球范围内发酵。疫情之后的市场变化更将扑朔迷离。

而此时,在全球电影院停摆的窘境之中,“露天电影院线”成为那唯一一抹亮色。

 全球影院的唯一亮点,“露天汽车电影院”迎来第二春  

在国内电影院成为“篮球训练场地、婚纱拍摄场地、小吃专卖场地”等影院自救活动时,壹娱观察(ID:yiyuguancha)发现,海外的电影院并未出现大规模的类似影院“自救”活动。

反而疫情当下,城市的影院全部关闭,这让大量电影观众走到兴起于郊区的“露天汽车影院(Drive-in theater)”。在美国、韩国盛行的这个“另类电影院”,因特殊观影方式在疫情期间出现逆势成长,票价较平常增长一倍之多。汽车影院也重新成为宠儿。

“露天汽车电影院”本质就是在“停车场里观看电影”,即将停车场中央作为电影银幕放映中心,观众坐在各自的汽车里观看露天电影,音响就是汽车中的收音机。

“露天汽车影院”的逆成长,虽然令人吃惊,却不难以理解。相比群体封闭式的室内影厅,“露天汽车影院”整个观影过程都可以紧闭车门车窗。达到零接触观影,其收费方式分为按车辆和按人次两种,十分适合全家人一起观影。

据外媒《Los Angeles Times》报道,因为防疫防控下,露天电影院已经成为疫情期间较安全的娱乐方式。据Box Office Mojo显示,在 3 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末,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河滨市的范布伦汽车影院,成为了全美国票房第一的影院。 3 月 27 日至 29 日,迪士尼动画电影《1/ 2 的魔法》在全美 19 家影院上映,其中就有 14 家是汽车影院,周末票房为 5 万美元。

美国得克萨斯州霍克利的“演艺船”汽车影院凭借放映《1/ 2 的魔法》和《隐形人》两部电影,营业额增长了40%,更有一周增长了95%的情况发生。影院老板托马斯表示:“我成天都在回复电子邮件,大家之前都没听说过我们这家影院,现在大家都试着找点事情做。”据悉,目前美国约有 320 家汽车影院,已经营业的有 25 家,且票房保持稳定。

位于韩国大邱的Cine80 汽车影院票房收入增长了20%,位于首尔郊区的Jayuro汽车影院票房则增长30%。此时,韩国更多的公园、停车场也开始临时搭建露天汽车影院,以满足观众的娱乐需求。

欧洲德国多特蒙德菲尼克斯等地的废墟上,也开始临时搭建了露天汽车电影院,播放经典老电影,以及真人版《狮子王》《寄生虫》等近年热门影片,影票几小时就被抢购一空。

目前,包括美国洛杉矶、堪萨斯州、奥克拉荷马与密苏里州、韩国、德国等全球各地的临时露天汽车电影院兴建的消息比比皆是,相关票价也在近期翻倍成长。

据拓普数据统计,国内“露天汽车影院”截至 2019 年底,仅有 28 家露天汽车影院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长沙、重庆、哈尔滨等 21 个城市。单个露天汽车影院可同时承载50~ 200 辆汽车同时观影。

其中,北京枫花园露天汽车电影院在 2019 年票房达到最高的746. 11 万元,其余汽车影院年票房产出均不足 40 万元,甚至有 23 家汽车影院年票房收入不足 10 万元。“露天汽车电影院”票房综合仅占全国影院数量的0.24%。由此可见,“露天汽车电影院”一直未在我国形成较大规模。

据悉,北京枫花园露天汽车电影院也在今年 1 月 26 日暂停营业,具体复工后是怎样的安排相关负责人表示也在等通知。目前,国内还尚未有“露天汽车影院”在疫情期间营业。

虽然“露天汽车影院”现在捷报频频,而海外媒体对露天电影院的未来发展也并不乐观,分析认为,疫情当下,露天汽车电影院某些优势得以体现,但是疫情过后,经费、场地、政策等局限性很难让露天汽车电影迎来大规模发展。

德国某影露天汽车影院经理在接受外媒采访就放明态度:“我们没打算做长期生意,我们只是暂时为大家寻一个去处。等疫情过去一段时间过后,谁还记得我们呢?”

疫情后,观众还是会回到传统影院,而现在的全球影院处于水深火热中,影院们都急需各地政府的扶持计划恢复元气,包括明确得知复工时间以布局调整之后的战略安排。纵观全球影院,有怎样的经验值得我们关注?

 全球影院求“生”:韩国的政策红利无法适合全球各地  

4 月 15 日,中国疾控中心对外发布消息,“要坚决控制人员流量,减少人员剧聚集。影剧院、游戏厅等娱乐性休闲型场所暂不开业。”将国内电影院复工的期限,再次向后推延。

随后,部分知名影视博主相继透露,电影院或将在十月之后才能恢复营业。该消息虽然并未得到最终证实,但是国内影院想要在近几个月时间恢复正常运转,也显得困难重重。《经济日报》数据显示, 2020 年至今国内共 5300 多家影视公司注销,网传消息显示近 2000 家影院倒闭。

4 月 29 日,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。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给予影院重振的信心:目前估算国内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 300 亿元,但中国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,会进一步加大帮扶力度;尽快出台财税政策的落地细则,并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出台扶持政策;积极协调出租方减免租金、推动电影专项资金的给予贷款贴息,支持各地购买发放电影票劵。

而业绩生存压力之下,影院方还是未可知何时能够正常营业,也未知能够得到多少政策红利。自 3 月底开始的,“影院成为婚纱拍摄场地、衍生品、小吃专卖场、各项运动室内的运动场”等自救行为,多少显得无奈且悲凉。

不只是中国的影院,全球疫情病毒蔓延下,各国的电影院的生存现状都是险峻不堪,各国的相关扶持也陆续出台。

早在 3 月底,美国影院业主协会的主席约翰·菲西安正在着手计划推动一项名为《冠状病毒救济法案》的落实。目前,约翰·菲西安所倡导的方案具体信息还不得而知,据悉,这将是一项涉及万亿美元的救济法案,旨在让院线以及从业者渡过难关。

约翰·菲西安表示:“全球很大一部分影院可能无法撑过这个特殊时期,将会破产。如果该法案通过,并顺利实施,那么这将会帮助到无数的影院得以存活。”同时,他还倡导建议制片方将电影延期上映,而不是直接或是跳过窗口期放到流媒体平台供人点播。截至发稿,该法案还未有任何眉目。

随着美国以佐治亚州为首的州郡不顾特朗普政府的建议,允许影院自 4 月 27 日允许复工以来。不少美国州郡也陆续松口, 5 月上旬娱乐场所可以陆续营业。得克萨斯州就允许影院 5 月 1 日起复工。

而事实证明,过早的开放影院并不能缓解影院压力。据Box Offcie Mojo统计, 4 月 27 之后的全美单日票房仅 1300 美元,甚至相较前几日还有下降趋势。即使,佐治亚州等政府允许影院开业,但以AMC为代表的北美三大院线同时表示:“现在开放影院太早。”

“此时,影院无片可放,即使有影片,也无法消除观众恐惧,吸引他们走进电影院,即使有了一定上座率,也无法立即招聘到相关工作人员,保持影院正常运行。这仍是摆在全球院线的难题”,北美Cinemark院线负责人表示。

AMC也明确表态,除非有新的大片(《花木兰》《信条》等)上映,他们才考虑重开影院,否则该院线不会急于重新开门。其总裁亚当·阿隆希望本土影院能在 6 月中旬重开,稍早前Cinemark表示将会在 7 月陆续复工。

再看亚洲,首先是日本,日本的影院重点落在了独立影院上。在 4 月 7 日起,日本开始以针对拯救独立影院的活动“SAVE THE CINEMA”。在滨口龙介、深田晃司发起了发起下,迅速在网络得到诸多支持,其中包括是枝裕和、白石和弥等几十位日本电影人士。

该活动旨在,请求日本政府为面临存亡危机的小型艺术院线提供支持,这些支持包括在疫情防控期间观众大幅减少的补偿,以及在疫情后院线进行宣传、策展活动的支援,并开始向观众开始进行募集活动,预计获得数亿日元捐款,分配给相关的独立电影院。

另一个电影文化更为浓重的韩国,无论政策红利还是影院“自救”活动,都吸引众多目光。

据时光网报道, 4 月 22 日,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宣布,将减免全国电影院90%的电影发展基金的征收金,并投入 170 亿韩元用于支援因疫情推迟上映的电影及相关电影人。

此外,电影院0.3%的的赋税金也将免除滞纳,并延期至今年年底。韩国政府还制定了向电影观众提供 130 万张观影优惠券,为在全韩国 200 多家电影院举行的多种类特别电影展提供 30 亿韩元资金支持等等激励观众走进影院的政策。

除了政策红利,韩国院线MEGABOX4 月 22 日宣布,旗下影院将以小规模包场形式,打出“只属于我的电影院”运营的口号。期间,每个影厅最多只允许 10 至 15 名观众入内,具体视影厅大小而定。

据统计,受此政策红利影响,自上周六韩国观影人次已经回升到4. 8 万。其中,CJCGV院线的 36 家分店表示将从 29 日重新营业。

韩国的政策红利虽然值得关注,却无法适用于全球影院。全球各地的影院方还在焦灼等待,等待当地政策,等待大体量影片发声。

然而在中国市场,随着疫情的向好,影院方恳求的准确“复工时间”已然不远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